中国文化的瑰宝——诗词

 
中国古典诗词是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的精髓,是中国文化长河里的瑰宝。人的情感借由诗词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抒发。吊古怀今,社会风貌,自然山水,伤情别离,朝堂政治,皆成了诗词描摹的对象。诗词的魅力在于任凭时光流逝,岁月更迭,浓厚的诗情依旧在人的精神中熠熠生辉。古典诗词的美超越了时空的限制。哪怕身在今天的我们,时隔千年,去温读这些精炼优美的诗词,依旧能深切感受到古人抒发的感情,勾起的每个人心里的无限诗意。

诗词被称作中国古代最优美的文字是当之无愧的,它以最精炼的文字,最抒情的文字直达人心底。时而婉约到极处,时而又豪放到极处,细细品味间,让人沉醉心迷。

众多诗词里我更爱盛唐诗。盛唐诗,呈现出一派异彩纷呈的壮丽景象。唐代经济全面繁荣,文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这使得唐诗得到充分的酝酿。盛唐诗歌展现的是盛唐时期的社会风貌和人文景观,诗篇中充盈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,昂扬明朗的情感基调。“初唐四杰”和陈子昂所追求的“气凌云汉,宇挟风霜”(王勃《平台秘略赞·艺文》)的理想诗歌,在盛唐人手里出现了,他们追求的风骨也得到了体现。再加上沈佺期和宋之问等人在声律上的新变,是得盛唐诗歌在内容与形式上得到了统一。盛唐诗歌以其浑厚的境界,雄健的笔力,作为唐代诗歌的典范,当之无愧。

盛唐诗人之中,最喜欢李白。李白是盛唐诗坛里的杰出代表,亦是中国古典诗词里的一位大家。从一直喜爱的的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到后来学习的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”再到之后学过的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,李白的诗歌里总是流露出盛唐时期的雄浑大气,这也难怪会有人说,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。而李白更被尊为“诗仙”,透过这些评价,我们看到李白身上包裹着层层光华,而这一次,我只想透过李白的几首名篇,去细细品味李白的诗歌,感受古典诗词透出的质朴的魅力。

首先是李白的《将进酒》。原文如下: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   与君歌一曲, 请君为我倾耳听。钟鼓馔玉不足贵,但愿长醉不复(愿)醒。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五花马、 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

千年间,诗酒风流并非始于李白,但以酒入诗最多者莫若李白,将饮酒最富诗意化描写者亦莫若李白。《将进酒》既是李白本人饮酒诗的代表作,亦是千年以来文人饮酒诗的扛鼎之作。《将进酒》系汉乐府“鼓吹曲辞”的旧题。李白借古题以申己意,借劝酒以抒怀抱,将此题引向了一个更为完美的意境。而诗之开篇就是两组排比长句,怒涛般向读者迎面而来。此时的李白正陷于大志难伸,壮志未酬的苦闷中,其情感的闸门大开,情感流露犹如滔滔的黄河,一泻千里。上句写黄河水奔涌来,倏然而去,停在不复回三字上,引出下句一朝一夕间,青丝变白发的慨叹。烘托出诗人的情感基调:悲。为怀才不遇而悲。诗文接下来进行了酒场细致的描写,明晰的体现了诗人豪饮为乐,借酒消愁的思想。

全诗通篇以七言为主,杂以三、五、十言句破之。句子长短参差,句式灵活多变,形成了独特的韵味。诗中还含有多哲理,讲述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的理论。李白的桀骜自由,畅游九天,开朗豁达的心境,我们亦能在本诗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。
李白的另外一首闻名千古的作品《蜀道难》,以其胸中奇气,大笔挥就,描绘出一幅雄奇艰险的蜀川山水图。噫吁戏,一声长叹,世人皆知蜀道难,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

《蜀道难》诗文如下:
“噫吁嚱!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蚕丛及鱼凫,开国何茫然!尔来四万八千岁,不与秦塞通人烟。西当太白有鸟道,可以横绝峨眉巅。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。青泥何盘盘!百步九折萦岩峦。扪参历井仰胁息,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,畏途巉岩不可攀。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雌从绕林间。又闻子规啼夜月,愁空山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使人听此凋朱颜。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其险也如此,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?

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。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。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。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侧身西望长咨嗟。”
“噫吁戏危乎高哉,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”,诗一开篇就以连声的惊叹,来突出那蜀道的艰难奇险。此诗全篇纯用赋体,前两句以叹词发起端,最后两句以叹辞结束。首尾呼应,起止得法。诗一开篇写的太白入山,引入五丁开山的神话,诗调苍茫大气写到青泥岭的时候高险已用到极致,又用一句“问君西游何时还”笔锋一转,转向低回哀婉。而后复用一句“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”,情感重归刚健激昂一直写到剑阁,而后又借“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”一问,情感重新变得舒缓,但缓中含势。“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”在诗的开头,中间和结尾反复出现了三次,有如音乐回旋杂沓,艺术效果非凡。

诗人将想象,夸张与神话传说三者结合,将描写,抒情与时事三者结合,,言出天地,天马行空,出神入化,诗境高远,淋漓尽致的体现了蜀道之难。结构上,笔法变幻莫测,大量散文句子出现在诗中,诗言纵横,参差错落,,形成了奔放雄壮的语言风格。诗的韵脚转化也随情感起伏极尽变化。

 李白是奔放豁达的,李白的诗也是奔放豁达的。我在读李白的诗的同时,也深深感受到了唐诗深厚文化内涵与魅力。而唐诗只是中国古典诗词中的一粒珍珠,中国古典诗词像是一个文化宝库,蕴藏着无尽的魅力,而当今的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弹去灰尘,将其好好的传承下去,并且展示给整个世界令四海观我浩大雄浑的炎黄文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