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诗词的宠儿——梅花

中国的诗词可谓是历史文化长河的瑰宝,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都曾把大好河山,花鸟鱼虫融入自己的诗词中。而在这之中,以梅花作为咏叹对象的诗词可谓层出不穷。
 
咏物诗中,很少有以百首的篇幅来咏一种事物的,而对梅花完成"百咏"的诗人最多。为何如此?那一定是因为梅花的气质,那是一种寂寞中的自足,一种"凌寒独自开"的孤傲。它不屑与凡桃俗李在春光中争艳,而是在寒风刻骨,万木萧索时静静盛开,就连香气都是若有似无,却冷冽悠然,令人一旦嗅到,就醉心难忘。
 
梅花的品性,是最吻合中国诗人们的理想人格的,就是那样一种"冲寂自妍,不求识赏"的孤高和清傲,深深地吸引了无数心神向往的诗人,所以诗人常用"清逸"来写梅花的神韵,如宋代"梅妻鹤子"的林和靖那著名的诗句:"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"。"清逸"不仅是古代隐士的品格,而且是士大夫的传统文化性格。梅花所表现的正是诗人共有的一种品质,因而诗人倍加珍爱。
 
梅花因为其生长环境恶劣,却能够在枝头绽放傲然的花朵,所以被认为是中华民族最有骨气的花朵,是民族魂的代表。梅花的精神激励了代代中国人,让他们能不畏艰险,百折不挠。
我们更加熟悉那句"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",它的品格与气节就是民族精神的写意。
 
因此梅花是中国的传统之花,坚强、高洁、谦虚的品格为世人所敬重,历代中引来无数爱梅、赞梅的文人志士,在文学艺术史上,关于梅的诗和梅的画数量之多恐怕是其它花卉所不及的。
 
正是因为梅花这样的品质,令它成为了中国诗词的宠儿,它的精神是诗人的精神,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,是值得如此称赞和传颂的。